Is this email not displaying correctly?

View it in a web browser


ICACHI Newsletter

Autumn 2014 秋季刊

交叉学科人才的引进 -- 问题和挑战

任向实,日本Kochi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信息学院 教授

1. 引言

去年春季,随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海智办”组织海外专家赴湖北、广东两省进行海外人才战略专项调研。调研团先后走访了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武汉未来科技城、武汉东湖高新区、广州开发区等园区,参观武汉冠捷科技集团等海归创业企业,共举办9场座谈会,邀请48名家海归代表参加座谈。座谈主要围绕人才引进的最佳模式,人才回国的吸引力,人才引进的困难,用人单位如何更好地发挥引进人才的作用、用人单位的服务模式,海外人才最需要什么,人才引进的性价比预测,人文社科人才引进的必要性和可行性,政府、社区、单位应如何尽责留住人才等问题展开调研。

其中笔者考察调研的重点放在调研海归企业对于交叉型人才的具体需求以及遇到的共同问题等情况。通过本次调研活动的启发,我们发现部分已经初见规模的海归企业非常需要交叉学科人才,求贤若渴。而一些海归企业由于处于初期发展阶段还没有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交叉学科已经成为国际教育研究的一个大趋势。在20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一流的研究型大学发展各种形式的交叉研究和教学。在我国,北京大学于2006年成立了前沿交叉学科研究院(Academy for Advanced Interdisciplinary Studies,PKU),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也于2010年成立了交叉信息研究院(Institute for Interdisciplinary Information Sciences, IIIS)。这些举措顺应了世界一流大学跨学科研究和跨系的研究教育趋势。

交叉学科隆兴的背景可能是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许多重大科学发现和突破都是通过多学科交叉来实现的。比如,在近一百年里的诺贝尔奖中,有41%的获奖者属于交叉学科,在20世纪最后25年,95项自然科学奖中,交叉学科领域占45项,占获奖总数的47% [1]。二是单一学科知识已经不能够很好地解决现代社会中的问题。比如,近年来韩国青年人的失业率上升,抱有危机感的产官学部门一起着手新的跨学科人才培养计划。这一点在下面阐述的海归企业调研中也得到了体现。

交叉学科更深刻的意义不仅如此,比如科学和人文的交叉融合是文艺复兴的一个显著特征,致使今年西方文明仍然掌握着话语权。而从20世纪末开始人类进入“信息时代”,人类社会发生了重大变化,其表现就是人类迎来了新的一轮科学和人文的交叉和融合,进而改变着人类社会。各国的科学技术政策如何围绕交叉学科制定对一个国家经济科技的发展至关重要。

以下2.的内容为包括笔者所感、所想在内的与海归创业企业人员交流的小结。交叉学科和人才评审标准和方法。

2. 与海归创业企业交流的总结

交叉学科的引进有两种需求:一个是指个人引进,往往指学术领军人才。企业往往想引进最核心的一个人才,这样的人才学术水平有深度,能负责总体设计和规划。另一个层面是指整个团队的引进。企业要做大项目时,需要一个由不同学科领域人才组成的团队。对于一个整套系统集成的项目,仅仅引进个别人才,不足以满足整个产业链,而是需要引进一大批人才。

在顺德调研时,发现制造业转型升级是需要诸多多学科的集大成。要搞智慧数字工厂,需要搞制造,材料,软件,管理等各种人才。这样就需要一个团队。要解决企业需求,管理、IT、自动化、材料等各种专家都需要。特别是同样的技术即使能从国外原封不动地引进也不一定能做好,因为核心技术包含着人的经验。所以,这些企业自身也需要从海外引进有懂技术有经验的人才。这表明从海外引进交叉学科人才有很大的空间,海外引进的交叉学科人员也有很好的发展空间。

无论是个人还是团队的人才引进,这些企业对这样的交叉学科人才引进感到很困惑,都没有很好地解决。比如在广州考察的两个企业。一个企业是做高分子材料的。虽然是做高分子材料的,但是他们研发的是一个机械上的零件,所以需要又懂高分子材料的又懂机械设计的内行。还有一个企业是研发催化剂的。他们研发的催化剂系统用在影响雾霾汽车尾气的大型柴油车上。这个系统设计化工、材料、机械自动化控制、机械检测等诸多学科人才,可是很难找到相关的人才。无论在本地还是外地找人要花费很大时间和成本。目前的解决办法是有的企业把自己的人员送出培训;有的是成立项目组,跨部门协作;有的是先请外籍人士做顾问等。

如果要从根本上解决这样的问题涉及到如何调整地区产业结构。在这方面美国硅谷的经验或许值得参考。比如位于硅谷的圣何塞州立大学。这个学校的定位不是培养诺贝尔奖人才,而是注重实用交叉。哪个工业前沿需要什么,他们就培养什么样的人才。这个学校做的很成功。据悉,广东工业大学开始象硅谷的圣何塞大学那样,不仅基础理论,也重视交叉学科的培养,力图办成实用性工业大学,而不是和华南理工大学在广东省内争学科第一。此外,中山大学原来工科不强,后来成立了一个工学院,强调应用型、复合型、创新型以及国际化人才培养。大学培养人才不应该都是象牙塔型。因为交叉学科的教育资源不跟上,对将来国家自主创新有影响,因为自主创新是一个系统,而不是几个专家能人所能解决的。

3. 交叉学科和人才评审标准和方法

就像留学人员所讲的,我们国家行行业业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特别是交叉学科领域。这就涉及到一个如何改进现有的评审标准和方法的问题,如何改进我们的评审方法关系到是能否引进国家真正需要的人才,特别是交叉领域的人才。比如有些领域学科存在“学生”评“老师”,外行评内行的问题,也存在着只看绝对数量(如impact factors)的问题。这个问题也应该系统工程中一个极为重要的环节。在以前考察长三角地区的大学、企业和研究所时[ 2, 3, 4],我们发现一些科协单位和高新区的领导非常相信专家。可是所谓专家也只能专到他所在的领域。如果让一个专家审查非专业领域,那么无论他是多么有名的专家他也不能真正准确地审查好。

比如人机交互(Human Computer Interaction)这门交叉领域学科在美国 President's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dvisory Committee (PITAC)的报告书中被认为是21世纪信息技术研究的焦点之一,在国际计算协会ACM里的40个左右专业委员会中,人机交互专业委员会(SIGCHI)对ACM的贡献度位居第二(国际会议CHI的参会人员近4000人)。而这个领域的第一次国际会议是1982 年才开始,HCI有关国际期刊的impact factor 当然要比传统的医药学等领域低的多。还有作为计算机领域的一个分支,HCI的很多论文都是发表在该领域顶级会议上(比如ACM CHI)上,ACM CHI会议在HCI领域具有很大的影响力,所发表论文有很高的引用率。有关计算机信息等领域越来越重视高质量的国际会议论文。所以,如果引进学术界人才以下几点可以研究参考:第一:由于信息技术的发展,各大顶级学会(特别是有关信息技术领域的国际学会,如ACM)都有Digital Library这样的数据库,可以看他发表论文的数量和质量(比如full reviewed full-length paper的数量,引用和下载),第二:其本人是否担任过该领域最顶级国际会议的program committee (PC)经验,第三:各大国际学会的Senior members或Fellow也是一个很好的参考指标。

其实最重要、最捷径的参考就是问真正的同行了。同行之间最知道谁的工作或哪个会议最好。在这方面可以充分发挥海外华人和海外的各种专业团体的力量协助有关人才和项目评审。比如像ICACHI这样横跨世界的华人华侨人机交互领域的专业协会。根据本协会成立的经验和有关活动,提出以下建议:像ICACHI一样,建议针对每个专业领域或学科,国家有关部门鼓励和支持成立或整合分散在世界各国、各地区的华人华侨同一专业领域的团体(参照ACM 或IEEE的各领域的SIG)。也希望国家有关方面建立机制如国内有关专业学会的专家组组成人员,项目评审人员都必须包括本领域的海外专家。他们更了解世界范围内的同行的工作。这样,才能为其领域的评审、为国家该领域的发展真正地建言献策。其实象有关类似的规定早已建立在一些海外大学博士论文考试评审的机制中。这将会成为一个很大趋势。

鼓励和支持成立横跨世界的海外华人华侨团体还能使分散在各国的所在领域的华人华侨充分横向交流,同时,做为该当领域的海外华人华侨团体,也利于和国内外有关机构部门的各种交流。所在专业领域海外华人华侨人才集大成,也有利于各方面从从这样的团体中更直接更容易地遴选人才。另外,从本协会和中国旅法工程师协会合作在法国巴黎成功地举办了《首届华人华侨人机交互国际论坛》(Chinese CHI2013, 网站chchi2013.icachi.org)来看,也能更加容易地促进科技团体之间横向联合沟通合作。

总之,我们相信通过成立像ICACHI这样的横跨世界的华人华侨专业组织能够为推进各国间的科技文化交流、特别是对亚太地区,中国在人机交互领域里的发展起到积极作用。

4. 结尾

从西潮到东风不仅表现在经济,一些西方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传统的专业学科的细致分工已经不能够很好地解决现代人类所面临的问题,需要用东方哲学,也就是以全体整体、交叉的思维观看问题、需要人和自然的和谐统一。在这一点上,具有老子、孔子等中国古代哲人思想传承的炎黄子孙更能发挥我们自己的优势。

参考文献:

[1] http://rail.ally.net.cn/special/2013/1030/2293.html

[2] 张杰,任向实,孙君泓,叶非,杨凌:千人计划”的成功经验和建议,科技导报, 29(27), 2011

[3] 任向实:参加中国科协千人计划战略考察团考察归来话体会,中国科协2011年海外智力为国服务研讨会暨联席会议文件汇编,pp.30-33 (2011).

[4] 张杰,任向实,孙君泓,叶非,杨凌:建议优化“千人计划”,科技导报, 28(3), 2010.


Copyright © 2014 ICACHI.